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本文为募格学术原创。转载请在【后台】留言  

作者:晚木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不知不觉,又到了严酷的冬天。和天气一起走向寒冷的,还有研三学子面对老师的论文反馈时的心态。
 
上周,打开朋友圈,突然发现一个常晒吃喝的同学,连发了几条关于导师和论文的焦虑。大概意思就是:书山有路行不通,学海无涯苦苦苦。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他说,每次发给老师论文到收到反馈中间的时间,都会惴惴不安好久,心里的大石头好像并不是从写完论文的那一刻落地的,而是从审核论文的那一刻开始提起的。
 
这种焦虑,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认真准备,更大程度上像是一种学习“ptsd”。或是来自于小时候上学积累下来的对老师的恐惧,又或者是秉持着对自己作业的责任心从而引发的后遗症。
 
我群访周围同学,发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有人认为是自己面对导师改论文这件事有过度焦虑的情况,有人则觉得是自己的老师太过严厉,甚至有“pua”自己的嫌疑。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01.毕业焦虑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相信每一个成熟的研究生,都经历过一个过程。读研以前,遥望自己的导师,形象光辉伟大,成果著作等身。他们可能没有茂密的头发,但满口的专业名词和象征着学问的黑边眼镜,暗示着他们的身份和深度。

作为研究生,奋发立志要追随名师的脚步,跟进项目、增长见闻,在学术之路上发光发热。
 
然而,抱着满腔期待成为了师门中的一员,会逐渐发现,老师们的形象依旧光辉,但作为他们的学生,读书之路并没有那么好走。
 
越有能力的老师越忙,越忙的老师越容易焦虑,因为才能并非一日之功,总是要在实践中习得的,要有所进益,又要处理人际,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同时,对自己、对学生,要求也就越高。
 
高要求,自然是好结果的保证之一。但初入学术圈的学生不得不面对理想和现实的对抗,从而引发对自己更大的怀疑。
 
就拿我个人来说,导师平日里基本不会主动提对我论文的要求,但如果我主动呈上写好的稿件,他也很少会夸奖,建议永远是多于赞扬,即使再努力准备,可能最好的形容词就是:过得去。
 
一方面,这确实很好地激发了我的征服欲,若是能有一天在导师口中听到一句表扬,那将是莫大的成就感。但另一方面,强烈的焦虑也充斥着我的每一天,甚至不敢写、不敢改、不敢让他审阅。
 
那么,若是导师放养的学生,会有这样的焦虑吗?
 
答案也是肯定的,因为大家都要毕业。
 
面临毕业大关,没有一个研究生的头发是白掉的。同学L的导师,已经是学术大佬的身份,常年全国奔忙。除了上课之外,ta和导师最多的交流或许就是每年节假日的问候。
 
于ta而言,面对毕业论文的时候,慌乱焦虑是常态。并非导师刻意不愿指导,只是师生相见的时间太过有限,很多事在网络上三言两语又说不明白,长期的问题和困惑累积下来,焦虑更甚。
 
这种焦虑,直线反映到论文上,又反射在导师身上,成为一种恐惧,每个人程度不同,但多少都会有点。
 
还有一类论文焦虑来自于导师的指导缺席。在论文指导环节,的确有一小部分不够称职的老师,对学生论文不屑一顾,指导相对随意。
 
曾经有个同学的导师,在毕业选题环节给学生提出了明确的选题意见,但在开题时,此选题被其他老师提出许多问题,该导师当场“倒戈”,说时自己的学生执意要写此题,自己拦不住。
 
面对这种导师缺位事件,学生们不由生出更大的焦虑,毕竟谁也想不到老师会在关键时刻“出卖”自己。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02.师生关系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师生关系问题其实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师生关系引发的焦虑,也有很多方面。

 
性别焦虑是其中之一。不知道有多少人读研之前被这样劝诫过:读书最好找到和自己同性别的导师。
 
其中有一种认识是:男导师带女学生,容易对女生不利。10月9日华南理工大学通报解聘教师王雨磊,因学生投诉其不当行为,此事双方各执一词,也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的争议和关注。
 
近些年来,导师和学生之间因“性侵”等问题引发热议的事件不在少数,外界对导师尤其是男性导师也自然形成了某种警惕和戒备。但现实中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常态,更多的导师和异性学生是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距离内。
 
但另一种问题,是存在于异性师生之间的障碍。
 
读研将近三年,对个人来说的确是同性别老师更好一些。异性师生,必然要考虑到避嫌的问题,和导师单独吃饭、交流都不是简单的事,甚至交流起来,男女之间的脑回路也是不同的。学妹就曾因为老师一句无心的话纠结了好几日,最后发现只是各自理解角度不同而已。
 
性别的另一个问题,是极个别导师“重男轻女”给学生带来的焦虑,这种情况,男女导师皆有可能出现。
 
有个学医的同学,平时会和老师出诊实践,但总是因为一点小事被导师批评,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男性同学身上,导师的态度却是不一样的。
 
这并不是偶然现象,让她和同门姐妹都深感不快。甚至疯狂想要逃离自己的导师和读研的城市。
 
个别导师可能在潜意识里,会因为性别给学生扣帽子,认为男学生读博更便利,就更着重去培养,加重了同门之间的矛盾。或者就是简单因为性别影响自己的好恶。另一方面,被给予厚望的男学生,也会因为导师的偏爱而压力倍增。
 
当然,这只是个例,但也应当被关注。相反,也有些学生个性过于强硬,而让导师感到焦虑的情况。例如每年到了毕业季,导师对学生工作、学习正常的关心,可能增加学生的就业压力。因而很多老师也处于小心谨慎的状态,密切关注着学生的精神状况。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03.焦虑背后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10月中旬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自杀的新闻,让研究生实验成果压力这个残酷的现实被大众意识到,同时引发争议的是关于研究所的心理承受能力的讨论。知乎问题“为什么明明已经读到研究生超过很多人了,还反而更加焦虑?”有超过760万的浏览量,这其中有的关于导师,有的关于家庭,有的则是困于自身性格。

大多数人会提到一点:导师要求多,自己成果少
 
毕竟在研究生阶段,成绩分数已然不是判断学生好坏、认真与否的标准,而是否发文章,文章是否有分量这样的问题,才能更显示出这是一个“好学生”。
 
对导师而言也是如此,手底下的学生如果可以顺利发文,也能增加自己的成就感。会写论文、作出成果的学生得到导师的更多重视和期待,进入良性循环。
 
而基础较弱的学生,面对浩如烟海的文献和繁多复杂的实验,往往恐惧又迷茫,如果得不到更好的指引,只能陷入焦虑的死循环中。
 
家庭和社会的期待,会告诉学生:你是个成熟的研究生了,学习上的这点事儿算什么?但实际上,这真的是一句“心态不好”可以解释的吗?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一个成熟的研究生更是如此。其背后体现着社会对研究生身份认知和其实际体验之间的巨大落差。
 
虽然他们大多成年,但社会阅历和经验都不足,心态自然没有大众想象的那么成熟。虽然研究生自杀案例频发,但更多的研究生其实是在种种焦虑和压力之下慢慢成长,逐渐过度。
 
身边某位同学,常常被导师打压、人身攻击,拒绝提供论文指导,在毕业前夕沟通无果后,同门联合将导师举报,最后换了导师才能顺利毕业。其中每个人都面临着庞大的焦虑,又不得不以“撕破脸”的方式解决。
 
但这也意味着,大多数学生在遇到事情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解决而不是逃避,那最终选择了逃避、自杀的人,也一定是走到了某个绝境,无法解脱。
 
或许,随着社会加速发展的进程,学生和导师的步伐也在加速。有时候静下来,好好沟通,学生的焦虑背后往往也是导师甚至整个社会的焦虑。
 
研究生的“焦虑”问题,是普遍又深刻的现象。无意挑起师生矛盾,只是从最切实的角度做了梳理总结。
 
又是一个毕业季,又是一个压力倍增的冬天,但愿每位研究生和导师都能在自己的学术之路上走得融洽又顺利,告别焦虑,从现在的深呼吸开始。

 文末说句正事 

由于微信平台算法改版,公号内容将不再以时间排序展示,如果大家想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推送,强烈建议星标我们和给我们多点点【在看】。星标具体步骤为:
(1)点击页面最上方“募格学术”,进入公众号主页
(2)点击右上角的小点点,在弹出页面点击“设为星标”,就可以啦。
感谢支持,比心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有深度导师恐惧症是种什么体验?

分享点赞加在看,来个【一键三连】吧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答疑 | Meta分析软件的选择及Stata官方视频

2020-12-30 5:05:10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真的存在第一学历歧视吗?一项实验证据来了!

2020-12-30 5:1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