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轶事 | 神经生物学家骆利群访问记

撰文 | 小甜点

责编 | 十一月


人物·轶事 | 神经生物学家骆利群访问记

Liqun Luo


骆利群(Liqun Luo)教授出生于中国上海,斯坦福大学教授、神经生物学家同时也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骆利群教授15岁就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30岁成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生物系教授。2012年,46岁的骆利群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和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骆利群教授主要从事脑神经系统的研究,为神经发育、神经网络的构建与组织神经科学的技术开发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接下来,BioArt Reports将分享Current Biology杂志编辑部对骆利群教授的采访记。

Q: 首先是什么让你对科学产生兴趣?


这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我是在中国文革期间长大的,这是一段中国科学研究与艺术发展喑哑无声的时代,在这期间是不存在科学研究的,所以一开始我想成为一名公共汽车司机。但是,文革结束之后,因为偶然国家报纸上的一个感人的故事而得到启发,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位数学家,他不顾所有环境阻力,一直进行数学研究工作,朝着解决哥德巴赫猜想(The Goldbach Conjecture)迈出了重要的一步。由此我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又着迷于物理。最后,在大学期间决定转向了生物学,因为当时物理学的发展已经很成熟了,但是生物学领域仍然面临很多挑战,还有很多未知的生命科学研究尚待发现。所以,最终选择走上了生物学科研之路。


Q: 你最喜欢的科研论文是哪一篇?


人物·轶事 | 神经生物学家骆利群访问记

我喜欢的论文有很多,但是第一个想到的论文则是1972年Konopka和Benzer的论文Clock mutants of Drosophila melanogaster,该论文涉及果蝇突变体的分离与生物钟的关系【1】。Konopka和Benzer不仅识别出完全打乱昼夜节律的突变,而且还发现了第二个加速生物钟的突变以及第三个减缓生物钟的突变,这三个突变都映射到了同一个基因位点。该论文开创了神经遗传学的整个领域,即利用单基因突变来解剖神经系统发育,功能和行为等复杂过程。由此诞生了神奇的Konopka规则。


Q: 你心目中的科研明灯是哪一位?


Seymour Benzer是我最喜欢的科学家,他一直在积极地追求有趣的生物学,他因普利策奖得主Jonathan Weiner的《时间、爱与记忆》一书而广为人知,Seymour是杰出的原创思想家,是一位有着奉献精神的纯洁的科学家,他是科研的引路人,也由此成为了科研路上的偶像。

Q: 你曾经得到的最好的科研建议什么?


如果你专注于做好科学,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会自然发生。这是给所有正在考虑从事学术科学工作的研究生或本科生的建议,因为学生中许多人对工作、补贴等问题担心得太多、太早了。当下,他们只需要认真的去做好自己的研究即可。


Q: 最喜欢的学术会议是什么样的?


我参加过很多令人难忘的会议,它们都有共同的特点:位于风景秀丽的地方。其实,参加会议并不只是听一系列的演讲,演讲后的讨论、问题的思考以及会后的散步等也很重要,美丽的风景则是锦上添花。


Q: 你怎么看待出版业的电子革命?


在计算机终端上访问几乎所有的生物医学文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以公平的方式解决开放访问问题之后,这肯定会加快发现速度并促进整个研究领域的访问。但是,这也存在了两个负面的影响,首先,看纸质文档要比在计算机屏幕上浏览电子目录并确定哪些文章值得进一步点击要容易得多,查看不相干的论文也可能会学到意想不到的东西;其次,由于在线发布很容易提供材料,所以编辑和审稿人经常会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从而产生不好的影响。


Q: 教学对研究是一种阻碍还是一种帮助?


教学相长,教学对研究是有帮助的。在生物系的本科教学中,虽然花费了很多的时间,但是却提高了自己的表达技巧,并帮助将自己的研究放在更广阔的视野中,更重要的是,从教学中学习可以直接对科学研究产生增益。除此之外,还能通过教学学习新的学科,并以此熟悉与该主题有关的主要基础文献等。总的来说,教学对于科学研究来说是一种帮助,不应该拒绝教学。


Q: 在科研方面最大的抱负是什么?


希望有生之年,对大脑的理解能有重大突破。不仅包括从大脑在神经回路的层次上是如何组织的,还有这些回路是如何进行信息处理以及在发育过程中如何构建复杂的回路等。尽管现在每天做的事情离这些目标还很远,但仍然希望通过努力最终能有助于解决其中的一些难题。


原文链接:https://doi.org/10.1016/j.cub.2020.07.041

参考文献

1. Konopka, R. J. & Benzer, S. Clock mutants of Drosophila melanogaster.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68, 2112-2116, doi:10.1073/pnas.68.9.2112 (1971).


制版人:十一

人物·轶事 | 神经生物学家骆利群访问记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Nature Cancer | 低剂量计算机断层扫描筛查、CD25-Treg清除抗体和Flt3L提高疫苗效果 ​

2020-12-31 7:24:48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面向国内外公开诚聘博士后和科研助理数名

2020-12-31 7:2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