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学生论文未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的一点思考

对学生论文未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的一点思考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有多个临床观察研究报导了有相当数量的新冠肺炎患者有肝酶的异常升高。我们对这些临床结果进行系统分析,证实有超过四成的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了ALT或AST异常,提示新冠肺炎患者可能伴发有肝脏损伤。那么,肝损伤是由于新冠病毒直接感染肝组织引起,还是继发于肺部感染引起的炎症因子风暴?通过对数据库数据及本实验室前期研究结果的分析,我们发现,正常情况下,在肝脏新冠病毒受体ACE2只表达于胆管上皮细胞的腔缘侧。考虑到胆汁酸对新冠病毒囊膜的巨大破坏力,表达于胆管上皮细胞腔缘侧的ACE2不大可能为新冠病毒感染所利用。我们推测,继发于炎症因子风暴或抗新冠病毒治疗药物相关肝损伤和肝再生过程中,来自胆管上皮细胞的新生的肝细胞部分保留了前者表达ACE2的特性,这为新冠病毒感染肝细胞提供了侵入的受体。这一假说诠释了新冠肺炎患者肝损伤的发生机制(详见链接)。

对学生论文未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的一点思考

考虑到当时国内疫情紧急,也为了响应国家“让科研之花开在祖国大地上”的号召,我们选择将研究成果发表在国内肝病顶级期刊《中华肝脏病杂志》上,研究发表后得到了学界和临床医生的广泛关注,《中华肝脏病杂志》针对本研究的推送截止目前已被阅读超过2300次(位列2020年第二位),被期刊评为高质量论文。截止2021年1月14号,Web of Science数据库显示该文已被引用61次。

对学生论文未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的一点思考

今天,我的学生发信息给我,说他有点难过。我问他你论文都获奖了(见文末图),何来的难过?原来他去了上面这个网站,发现同期发表的文献引用次数不足50次的都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而本研究没被作为“ESI高被引论文”。“ESI高被引论文” 是指基于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简称ESI)数据对同一年同一个ESI 学科中发表的所有论文按被引用次数由高到低进行排序,排在前1% 的论文。

学生遗憾的说:他们的文章之所以没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可能仅仅是因为《中华肝脏病杂志》不是SCI期刊。并说,哪怕是发一篇影响因子不高的SCI,就会被顺理成章纳入“ESI高被引论文”,且引用数肯定会更高。

我了解学生难过的原因,这篇不被“ESI高被引论文”纳入的高被引似乎对他在读研期间的评奖、评优,以及未来找工作都帮助不大。安慰完我们的学生,我自己也陷入了思考,在“花开祖国大地”、鼓励科研工作者将研究成果发表在中文期刊的同时,我们似乎还缺少一些必要评价体系。

作为基础医学教学和科研的从业者,个人对“破四唯”深以为然。但“不唯”不是不看,对好的科研成果还需有个科学的评价体系。一直认为:评价一项科研成果的好、质量的高、意义的大,应该做分类评估:做基础研究的,其发现与结论是否能够写进教科书成为基本科学知识;与临床问题相关的研究,其研究成果是否能够写入《指南》为临床实践提供指导与建议;与转化与应用相关的研究,能否成为一种有助于临床诊疗、能让患者获益的临床实用产品。

对学生论文未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的一点思考

文字:鲁凤民

排版:李德瑶

校对:彭思雯

对学生论文未被纳入“ESI高被引论文”的一点思考

片警实验室

pianjinglab@126.com

乙肝病毒病原学与相关疾病研究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安家费20-50万+人才补贴15万+.科研启动费10~15万 |重庆交通大学2021年诚聘博士英才

2021-1-15 17:05:20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自然·微生物》| 土壤中广泛存在大量活跃的痕量气体氧化微生物

2021-1-15 17:5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