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也要玩得有层次

回家的路永远是挖完休息几天,然后再开挖,沿途充满了荆棘、深坑、砖堆以及用于拦路的绳子,在快递哥的飞速烘托中处处是违章和危险,能活着回到家已是欢喜大结局。天抹黑之后,我走到小区之前拐入幸福二村某巷时在深沉的思索中一头撞上了一根交通指示牌的不锈钢柱子,顿觉头重脚轻、金星灿烂飞溅。找到眼镜后才发现左侧的挂耳长杆已经被压直,与镜片在同一个平面上。直到现在,鼻梁上方和左侧眼眶各有一处忧伤的青淤斑,典型的家暴铁证。


整个幸福二村和三村里都没有适合遛弯的地儿。我之所以定期光顾春秀路口的某个剃头铺子,是因为那是全北京城里收费最亲民的良心店。一次洗剪吹100元就搞掂,这点钱买不喂瘦肉精长大的猪的肉还买不到2斤,该店剃头价格真可谓天公地道。


时代变了,而且变得相当迅猛。从前医院或医生在电视和纸媒买点时间或版面吹个小小牛逼或牛鞭,旁边的人固然不当回事,但自己还真有可能觉得很有丰功伟绩,不然咋就能上电视报纸了?当今世界谁也不在乎这个,甚至认为接受报社采访是一桩吃力不讨好的事。原因很简单:没人看那些玩意儿了。


玩也要玩得有层次


在几乎所有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来路的媒体朋友找到我说加强宣传,通过科普扩大科室的影响,都不再能打动我的心。关于医学科普工作的实施及其意义,我在从前的文章有了头脑清醒的论述,一本令人耳目一新的科普新书《施焕中谈呼吸病》将于今年3月惊艳出街。人民需要科普知识,医生有责任注重科普,大道理谁都能说得振聋发聩,但现实世界里却令人很沮丧。有请诸位街坊严肃回答3个基本的问题:(1) 没经过严谨科学研究证明为有效的药物不用于人体,做得到吗?(2) 没有救活机会的终末期患者不要求进入ICU,可以吗? (3) 摒弃“有病乱投医”和“死马当活马医”的思维,能接受吗?


不能扯远了。不久前,科里有医生向我诚恳建议科室今后要加强宣传。这个想法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完全正确。人们的宣传方式从原来的电视报纸,适时移师网络平台,今天转战到了自媒体。已经看到,少数财力雄厚的科室甚至组建专职的鼓手队伍进行狂轰滥炸式宣传运作,干得非常出色,可谓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在某些自媒体平台,科普文章写得再严谨、很能满足民众的需要,但不给钱平台就不会给你“推广”。公众号在两三年前已经度过了涨粉的红利期,现在很难再有异军突起的个案。不管是商业性群众运作,还是权威专家亲自挂帅擂鼓出征,任何一个公众号整一篇“最新哮喘GINA解读”都不再可能叫好。某一家大医院呼吸科的公众号发这样的帖子,能引来三五百次点击就能算是飞出来的金凤凰了。


玩也要玩得有层次


有些主任以为公众号成是宣传科室的主要阵地,心动动兮要入行,安排几个笔杆子卷起袖子磨墨敲键盘。我见到情况大多是,横空出世的公众号初时翻译介绍几篇新文章,间中发个学习班通知求人听课或整个介入视频,跟着就越来越冷淡。我个人觉得,借助医院的宣传科平台最合算,利用医院的公众号发文还可能有招蜂引蝶的效果。一些医院的公众号与挂号系统捆绑,当地关注的人数动辄上百万,这就是一些科普文章轻易引流十万八万阅读量的原因。


如果喜欢写科普文章,写的时候感觉到享受,写写挺好,有益无害,只是无须设定太高耸的期望值。譬如说,想通过科普文章来扩大科室的影响,提高个人在业界甚或社会上的知名度,那是太监再急不可能有卵用。临床科室的影响力终究源自专业服务的能力,不能通过用力介绍科普知识来获得。


朝阳呼吸有不少医生包括我本人开通了自己的自媒体,有时候看到青年医生发的科普帖子写得很好,尤其是那些结合自身工作的帖子,特别有价值。至于朝阳呼吸是否整一个公众号或其他自媒体,我当然乐观其成,但觉得很难指定一组人负责这事。人类干这种事需要时间和热情,还要有经济支持和被欣赏的气氛,不容易。


我个人不急于开通科室专属的宣传平台还有一个天大的理由,亦即本人本就一个“搞宣传”的高高手。我从前的博客和现在的公众号,人见人爱,每一篇文章的每一句话都迸发正能量,难得一见的错别字也只出现在某个充满异趣的雅处。这么一个清新脱俗的自媒体,在满足我玩弄文字欲望的同时,也悄无声息地宣传了朝阳呼吸这个大集体。不瞒你们说,我经常情不自禁地偷偷给自己竖起刚强而秀气的大拇指。


总之一句话,玩也要玩得有层次。

 

 

2021114

玩也要玩得有层次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科研必备基本功,研究生必须掌握有效的英文电子邮件沟通

2021-1-16 2:15:04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美国总统的中文译名

2021-1-16 2:3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