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的中文译名

自从有了简化汉字,咱们绝大多数炎黄子孙在学习的过程中就变得幸福多了。后来有代表/委员提议中小学恢复繁体字教育,是个没有文化的笑话。创造了汉语拼音之后,将中国人的姓名翻译成为英语就易如反掌。在那以前,这还真就是个大个事了。譬如说,不知哪个时代的神人将孟子译成Mencius,若干岁月之后,国内有人提到孟子就变成了“孟修斯”。再譬如说,翻译家将蒋介石的姓名翻译成Chiang Kai-shek,后来有人二手转译的中文名则变成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常凯申”。


初中毕业之前,生存在广西穷乡僻壤的我不知道美国有称为总统的大哥,至于谁当大哥则更无从知晓。进城读书后的知识面得以开阔,知道的第一位美国总统是第39任总统是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任期1977年~1981年)。卡特的姓名中规中矩,翻译过来没啥好挑剔的。


在旧社会,美国人名字创新的不多,常用的来来去去就那么十来个。不知道当年的翻译家是怎么搞的,很多人名的中译名与本来的发音相去甚远,如John之约翰、Peter之彼得、Joe之乔等。年代久远之后约定俗成,大家早已习以为正确,继续沿用没有问题。相对而言,姓氏则复杂多变得多,同一个姓经不同的人之手的中译名五花八门,让人目不暇接。


美国总统的中文译名

40任总统是从影坛步入政界的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1981年~1989年)。里根总统姓氏Reagan的音标为[ˈreɪgən],台湾同胞翻译为“雷根”,显然更信雅达。人名和地名本来就该选用发音最为接近的译名。


41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1989年~1993年),一般称乔治·布什(George Bush)。老布什任期,我在高干病房当住院医生,收治的一位患者是来自美国某个机场的华人工程师,出生于香港,对于大陆将Bush翻译为“布什”感到啧啧称奇。“什”在粤语中的近似发音为“za”,“布什”在香港或美国唐人街就会读成“布杂”。相比之下,香港将Bush翻译成“布殊”是有道理的。另外,台湾的翻译则是“布希”。


42任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1993年~2001年)的姓和名都比较好翻译,各地不会出现天壤之别。Clinton大陆译克林顿,台湾译柯林顿,都没有关系,习惯就好。


43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 Bush2001年~2009年)是第41任总统的儿子。为区别于其父老布什总统,称之为小布什是很自然的事。实际上,小布什的全名的确含有“小”字(Junior)。我们熟知的法国父子作家大仲马和小仲马,讲究的也是这个规则。


美国总统的中文译名

44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2009年~2017年)的姓氏翻译可谓传神,与其英语发音简单且接近中文有关。从更接近发音的角度来看,Barack译成“贝拉克”虽然无伤大雅,但要是译成“巴拉克”貌似更无可挑剔。


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2017年~今)姓氏的中译名议论最多,几年前网上就有帖子专门讨论这个问题。有翻译专家给出的解释是,Trump循老例对应的就是“特朗普”,尽管“川普”的确更信雅达。


再过5天就穿上龙袍的第46任总统是约瑟夫·拜登Joe Biden,即小约瑟夫·罗宾内特·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川普曾在一个竞选集会上公开戏谑拜登的名字,号召支持者称呼行动迟缓和开会时打瞌睡的拜登为Slow JoeSleepy Joe,赢得满堂尖叫声。Biden对应的中译名即是“拜登”,谁来翻译都会自然选择这两个汉字。

 

 

2021115

美国总统的中文译名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玩也要玩得有层次

2021-1-16 2:34:38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张孝斌团队:暴露于间歇缺氧移植瘤小鼠肿瘤微小RNA差异性表达——基于二代基因测序分析 | AME作者面对面

2021-1-16 2:4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