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和茶与肺癌发生是否存在关联?

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文章比较有趣,茶和咖啡作为日常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在肺癌中会有什么意义呢?今天分享的文章题目是“Associations of coffee and tea consumption with lung cancer risk”,即咖啡和茶与肺癌发生是否存在关联?该论文第一作者来自范德比尔特-英格拉姆癌症中心,该中心是癌症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的领先企业,是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指定的综合癌症中心之一。

背景

尽管最新的研究数据表明,乳腺癌超越肺癌成为全球第一大癌症,但是肺癌仍是中国当前发病率和死亡率均排在首位的恶性肿瘤。肺癌潜在的发病机制长久以来备受关注。咖啡和茶是许多人的生活必备品,甚至饮茶或饮用咖啡成为了很多人的爱好。但令人惊讶的是,目前有多项研究认为咖啡和茶这两种广泛摄入的含咖啡因饮料与肺癌发生风险有关。此外,吸烟和咖啡、茶等在肺癌发生中可能存在关联性。既往的研究中大多数肺癌病例都是吸烟者和欧洲血统的患者,非吸烟者和非欧洲人口的样本存在不足现象。因此为克服因吸烟引起的残余混淆而产生偏差,且弥补茶与咖啡对肺癌的研究不足,该项研究拟全面评估吸烟状况、性别、种族、组织学亚型和咖啡类型对肺癌发生的潜在影响。

方法

研究人群

这项研究包括17项队列研究(7项来自美国,其余10项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在本分析中排除了在研究招募前没有提供吸烟状况、咖啡或茶摄入信息或有任何癌症史(非黑色素瘤皮肤癌除外)的参与者。最终,共有1177156名参与者被纳入该研究的最终研究分析。详细数据如Table 1所示。肺癌亚型可进一步分为5种组织学类型(腺癌、鳞状细胞癌、其他非小细胞癌、小细胞癌和所有其他类型)。

咖啡和茶摄入量的评估

咖啡和茶的摄入量在纳入研究时使用食物频率问卷进行评估,其中大多数根据24小时内回忆、一周的饮食记录或饮食生物标记进行验证的。

统计学分析

统一和汇集各个体队列的数据,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得出风险比(HRs)和95%置信区间(CIs)。

时间指标为随访时间。研究进入时间从基线登记后2年开始计算,退出时间是任何癌症的诊断日期、死亡日期、随访结束或损失日期,以先到者为准。本研究对摄入量进行了分类和连续分析。在咖啡和茶摄入的单独分析中,对照组为非咖啡饮用者和非茶饮用者。本研究进一步进行了联合分析,将咖啡和茶的摄入量合并为一个单一变量。

分层分析:通过分别在由吸烟状况、性别、种族和组织学亚型定义的亚组参与者中进行Cox回归分析来评估潜在的效果修改。用沃尔德卡方检验确定相互作用的显著性水平。

调整:所有多变量模型还根据入学年龄、性别、种族、教育程度、吸烟包装年限、酒精摄入量和体重指数进行了调整。对于每项研究中缺失<3%的协变量,缺失值被指定为连续变量的中位数,或每个队列中分类变量的最常见类别;缺失≥3%的患者,基于其他协变量的多变量插补被用于估计每个队列中的缺失值(SAS  PROC  MI程序)。

多项敏感性分析:包括对吸烟持续时间和吸烟量进行替代调整。此外,利用可用的协变量信息对子人群的各项指标进行调整,并排除所有参与者的前4年数据。为了评估残余混杂的可能影响,对被动吸烟进行了额外的调整,并在一个贡献队列(NHS1)中使用了咖啡饮用的重复测量。

结果

1、饮用咖啡与茶的地区比例

本研究纳入的1177156名参与者中,共发现20280例原发性肺癌病例。大约62%的美国参与者每天喝咖啡,而亚洲参与者的比例为30%。相比之下,20%的美国参与者每天喝茶,49%的亚洲参与者每天喝茶。喝咖啡的人更有可能是老年人、白人、男性、吸烟者和饮酒者,并且受教育程度和体重指数更高。喝茶的人通常更有可能是亚洲人,受教育程度和体质指数较低,并且更倾向于喝酒。如Table 1以 Supplementary Tables 1-3详细列出了分组信息和各组比例。从Table 1的数据可以看出,所纳入的这些随访性研究数据,每一项研究的起始时间和结束时间的差异性较大,并且横跨多个国家,所有数据的丰富度更得到了扩充。

2、咖啡饮用与肺癌关联

与非咖啡饮用者相比,平均每天喝至少三杯咖啡的人的咖啡摄入量与肺癌风险呈正相关[HR= 1.36 (95% CI, 1.28 to 1.44)] ,甚至发生小细胞肺癌的危险比高达1.52[95% CI, 1.23 to 1.89)]。根据吸烟状况进行分层后,性别和种族都没有改变咖啡与肺癌的关系。同样,根据每个亚组的吸烟状况,在肺癌的组织学亚型中的危险比也没有显着差异,除了曾经吸烟者之外。尽管每天3杯以上的咖啡与所有肺癌亚型的OR升高有关,但仍存在显著的异质性。咖啡摄入量与从不吸烟者患肺癌的风险之间呈线性关系,但与既往、现在或始终吸烟者之间呈非线性关系。如Table 2和Figure 1所示。

此外,日常脱咖啡因咖啡饮用显示出与肺癌风险存在相关性,每天饮用两杯或两杯以上与不饮用相比,危险比分别为1.30(95%CI,1.23-1.37)和1.27(95%CI,1.19-1.35)。在从不吸烟者(HR=1.33,95%CI,1.06-1.66)中观察到脱咖啡因咖啡摄入与肺癌发生呈正相关。因此,即使是常规引用脱咖啡因的咖啡,并不能有效降低肺癌的发生风险。

3、茶饮用与肺癌关联

不只是咖啡,茶叶是否也会促进肺癌的发生呢?该项研究结果显示,茶摄入量和肺癌风险之间的联系因吸烟状况而异。在当前吸烟者中,茶的摄入与肺癌风险无关;在既往的吸烟者中,较高的茶摄入量与风险成反比(HR=0.85, 95% CI,0.75 to 0.97);在从不吸烟者中,较高的茶摄入量与肺癌增加的风险相关。为什么出现相反的结果呢,较高的茶摄入量是如何保护既往吸烟者,从而降低了肺癌的发生风险的?这值得进一步挖掘与探究。通过吸烟状况分层后,茶和肺癌之间的联系不会因性别、种族或组织学亚型而异。一个例外是在当前吸烟者中观察到的种族和喝茶之间的显著相互作用(P-interaction = 0.01),即仅在亚洲人群中观察到显著的茶-肺癌相关性(HR=1.13,95%CI,1.01-1.27)是茶叶的品种不一样引起的还是其他因素引起,该项研究并未深究。限制性三次样条回归分析表明,在从不吸烟者中,喝茶与肺癌风险之间存在线性关系,而在当前吸烟者中,喝茶与肺癌风险之间的总体关联没有统计学意义(P = 0.47)。为什么在当前吸烟者中,吸烟抵消掉了饮茶导致的发生风险呢?

茶的类型分析: 本研究观察到绿茶有相对一致的积极关联。与不喝绿茶的人相比,每天至少喝两杯绿茶的人患肺癌的可能性更高,无论是当前吸烟者(HR=1.22,95%CI,1.07-1.38)还是从不吸烟者(HR=1.31,95%CI,1.10-1.57)中。乌龙茶被发现与从不吸烟者患肺癌的风险增加有关(HR=1.43,95%CI,1.07-1.91)。但是对于红茶,没有观察到显著的关联。所以对于爱好吸烟的患者而言,也许红茶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毫无疑问,吸烟是肺癌发生的重要因素,能戒烟当然更好。

4、咖啡与茶联合作用

以既不喝咖啡也不喝茶的个人为参照组,对咖啡和茶摄入的联合分析显示,肺癌与咖啡和茶摄入均呈正相关。当前吸烟者、既往吸烟者和从不吸烟者中与单独饮用咖啡(≥2杯/天)相关的肺癌的危险比分别为1.30  (95%CI,1.15 to 1.47)、1.49 (95%CI,1.27 to 1.74)和1.35 (95%CI,1.15 to 1.58)。与单独喝茶(≥2杯/天)相关的危险比分别为1.16 (95%CI,1.02 to 1.32)、1.10 (95%CI,0.92 to 1.32)和1.37  (95%CI,1.17 to 1.61)。这提示茶叶和咖啡的联合饮用,可能对肺癌的发生形成协同效应。性别关联: 女性(HR=1.38,95%CI,1.11 to 1.71)与男性(HR=1.27,95%CI,1.09 to 1.47)相比,专饮咖啡者的关联更强,而专饮茶者的关联仅在男性中较为显著(HR=1.18,95%CI,1.02至1.37)。

5、荟萃分析

荟萃分析得出的结果与所有咖啡、普通咖啡、脱咖啡因咖啡和茶摄入量的综合分析结果相似。然而,在荟萃分析中,从不吸烟者(HR=1.03,95%CI,0.99 to 1.06)中,喝咖啡与肺癌风险之间的联系没有达到统计学显著性。荟萃分析结果再次表明上述研究结果的合理性值得肯定。

讨论

在该篇研究中,研究发现咖啡摄入和肺癌风险之间存在正相关,与荟萃分析一致。 咖啡导致肺癌发生的潜在可能机制是咖啡因与多环芳烃(吸烟产生的致癌物质)共享CYP1A2代谢途径。作为细胞色素P450的诱导剂,咖啡因和多环芳烃都可以上调CYP1A2酶,这可能会导致咖啡因耐受性和消耗量的增加。最后,该项研究观察到在研究人群中,咖啡和茶的饮用与总死亡率成反比,这也不支持吸烟引起的残留混杂作为观察到的正相关的唯一解释。另一方面,本研究额外调整了被动吸烟后,咖啡摄入量和肺癌风险之间的联系减弱。 有可能在基线的吸烟者在随访期间已经戒烟并减少了他们的咖啡摄入量,而基线以下戒烟的吸烟者在随访期间可能更有可能保持他们的咖啡摄入水平。这可能解释了该研究在基线下吸烟者中观察到的比基线上吸烟者稍强的咖啡与肺癌的关系。

本研究大样本量从不吸烟者提供了足够的统计资料来调查受吸烟影响可能性较小的人群中的利益关联,尽管在所有队列的分析中没有考虑被动吸烟。同时,该研究首次调查了肺癌风险与咖啡和茶的联合暴露之间的关系。该研究的可推广性和有效性通过让不同的研究人群参与广泛的咖啡和茶摄入范围而得到增强,并且仅限于前瞻性收集的数据。

尽管上述研究结果提示了咖啡与茶在多个分层中影响了肺癌发生,但是仍有几个局限性。首先,咖啡和茶的摄入量在不同的队列中没有统一的测量方法。其次,没有获得咖啡和茶冲泡浓度的数据,这可能会影响生物活性化合物的消耗量。此外,该研究无法解释咖啡和茶的摄入和吸烟习惯的潜在变化。参与者的咖啡和茶摄入习惯会发生变化。最后,虽然这是迄今为止进行的最大规模的研究,但由于统计资料仍受限,对几个亚组(如从不吸烟者的黑人或组织学亚型)的分析结果不可靠,未来也许需要更大的样本量进行相关研究,以更全面地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

总之,咖啡或茶的高摄入量与肺癌风险的增加有关。该研究表明在现在和既往吸烟者中,咖啡摄入和肺癌风险之间的正相关关系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用吸烟的残余混杂效应来解释。 然而,来自吸烟的残留混杂不足以解释终生不吸烟者中咖啡和茶摄入与肺癌风险的联系。因此,由于对吸烟和被动吸烟影响的证据不完善,该研究的发现不应被认为是因果关系,需要额外的研究来充分理解这种相关性的性质。

参考文献:

Zhu J, Smith-Warner SA, Yu D, Zhang X, Blot WJ, Xiang YB, Sinha R, Park Y, Tsugane S, White E, Koh WP, Park SK, Sawada N, Kanemura S, Sugawara Y, Tsuji I, Robien K, Tomata Y, Yoo KY, Kim J, Yuan JM, Gao YT, Rothman N, Lazovich D, Abe SK, Rahman MS, Loftfield E, Takata Y, Li X, Lee JE, Saito E, Freedman ND, Inoue M, Lan Q, Willett WC, Zheng W, Shu XO. Associations of coffee and tea consumption with lung cancer risk. Int J Cancer. 2020 Dec 16. doi: 10.1002/ijc.33445.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326609.

编辑:包逸雯

校审:吕琼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肺癌盛会重磅来袭!九大靶向研究带您走进2020 WCLC

2021-1-18 3:24:36

生物医学科研方法

甘草“调和诸药”生物药剂学机制的研究进展

2021-1-18 3:44:44